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冬詹│Light Up(PWP)

*世界末日AU,瞎写流,标题也是瞎起的。
*冬:巴恩斯。 詹:詹姆斯。

送给秦肆。
-


“那个红衣服的看着讨打,射他。”

詹姆斯丝毫没有灾难临头的惊慌感,都到这个地步了,他甚至感觉逃亡只不过是件无味无味再无味的也看不到终点的任务。这样的想法并非毫无由头,事实上,他们在这座满是鬼哭狼嚎和丧尸病毒的城市奔走三天两夜了,车胎碾过的胆汁、内脏与骨骼不计其数,而开车的人(他不知道从哪个宇宙蹦来的同位体兼短暂的、需要靠彼此逃出生天的搭档),巴恩斯则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一脚油门撞上几只不成人样的人形行走物,稳臂朝窗外举起了那把蝎式冲锋枪。

士兵的解决方案从来没有不完美的时候。下午五点四十分,詹姆斯坐在副驾驶埋头撬着快过期的牛肉罐头,一边摇摇晃晃地跟着这辆破烂的吉普颠簸,屁股还被路面的沙石瓦砾震得发麻。他就这样嘟嚷着想,不厌其烦地念念叨叨,直到周遭的丧尸都倒作一片模糊的血泥,这才踹开车门从座位跳下来。



没人知道这种关系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

谁也说不准,冬日战士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他身边,到底是不是量子纠缠等等那堆乱七八糟他看不懂的名词一股脑栽到了自个儿身上的原因。他一开始以为巴基巴恩斯只是个复刻的他自己,除了样貌一致、“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这个明晃晃印在证件上的法律名一致外,这个苦大仇深得像吃了三十斤柚子皮的士兵(噢,他好像还自称自己冬日战士来着)只不过比他多杜撰了个“巴基”的名字。他甚至思考,到未来某个节点他是否也会成为男人自称的鹿仔?He bets so——但很快詹姆斯就发现事情没想象中的这么简单。

在铺天盖地的丧尸病毒爆发后,这货的武力值,显而易见、且是意料之外地,比他所猜想的程度还更要超出几十倍。

就比如现在。




走这里




于是在秩序混乱的世界里,在迎来黄昏的前一瞬,詹姆斯狠狠磕住巴恩斯干燥的唇瓣。


——他在满腔的锈味里拣出那一星半点的松针气息,最终怡然自得地将之藏进了自己的舌根里。


-FIN。


评论(4)
热度(8)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