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不会的。”他坐在那段冬日里,任由凛风挟走过往,令其摧折磨灭,却不愿朝一点叶芽绽现的生机迈动步伐。他喃喃着拒绝,拒绝他人,拒绝世界;他心甘情愿地将自己锁进这方窄小的风雪里,只期待着男人冰冷的小臂在哪天能回暖起来,再十指相扣,再放声大笑,再在苦寂的寒夜里攥握一回他的掌心。


哪怕他知道这不可能。


“不,不会的。”这下严冬永远停留在他身上了,但他还是在重复呢喃,在满幕风声中呛落出否定而决绝的话语。得解释吗?故事如出一辙的无趣。好了,该结束了、该戛然而止了,恼人的读者临近审美疲劳期了:什么意义都没有,他照样抓不住那段严冬。而男人早已死在这片荒谬的雪原里。


最后,他终于摇了摇头。冒着热气的尾音在唇沿凝成一小团白雾,割据出奇诡的形状,而他也只是落下轻飘飘的一句:“笑谈罢了。”

评论
热度(10)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