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冬铁│地尽头(PWP)

*616,无关内战。

*轴一下炮友设定,会有感情的,但不是现在。

(重新编辑了下。现在应该能走外链了。)


 

 

巴恩斯常常梦见一片海。

 

落日前的,还在退潮的,大片的金色光芒洒在波澜壮阔上,而潮汐的重低音拍打着礁石。海和沙衔成一线,余晖流淌着沉下地尽头,这儿有飞鸟,有风声,天幕掀不起丁点动容的痕迹,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止在太阳落下的那一幕。

 

唯独没有人。

 

没有人,连他自己都置身在这个世界外。他觉得奇怪,缺了什么,又说不上哪儿不对劲,而且当他想拉近视角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醒过来了,这时所有场景混成一团,海也影影绰绰地跟着消散掉,不留半点踪迹。




走这里





于是这天晚上他们是拥抱着睡着的,彼此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也有安东尼实在没力气调侃的原因在内)。蛮力压迫出的红痕很鲜明,他们任由这些印记撇在自己的私人领域,像一场声势浩大的暴风雪落下帷幕,更像大海彻底止息下来,度过一个相对短暂的停潮期。终于,巴恩斯低哑着声线,合住视线,慢悠悠地沉进久违的深眠里。


——他也再次预见到了那个梦。


如出一辙的落日,退潮,被镀成金色的海面看不到尽头,但这次,安东尼站在了海的面前。梦境的主人终于能拉远视角,隔着辽远的沙向前看,风景也不再混淆得模糊不清,所有事物都变得明晰起来。


他看见黄昏的余晖挥洒在安东尼身上,融为地平线中央一个泛光的点;而黑发蓝眼的男人背对着他,探出双臂,像展开一幅古老的海图。


最后一次,巴恩斯拥抱住了他的海。

评论(9)
热度(49)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