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信云]文风挑战。

一个文风挑战,用来复健。

 

角色:韩信x赵云

 

1、自己惯有的文风。

 

站在家门口的时候,韩信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低头瞥了眼腕上的手表,指针指向了十一点二十三分,外边潮湿的夜风一阵又一阵,吹得自己身子都有些发冷。

 

啧,迟早感冒。

 

韩信扯扯嘴角,这才从兜里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客厅没有人,只有玄关处的小夜灯泛着暖黄色的光。他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于是原本轻手轻脚的动作一下就放开了,套上拖鞋搁下资料,踩着软绵绵的羊毛毯子走到客厅,又习惯使然地朝里面打声招呼:

 

“赵大爷,你洗好了没啊?”

 

“……”

 

话音刚落,浴室里的水声就停了下来。沉寂了五秒后就是花洒搁上洗手台发出碰撞的声响,韩信听着那边嘈杂了好一阵子,半晌才从里面传来声毫不含糊地应答。

 

“你猜。”

 

韩信有些好笑,便佯装紧张,接了赵云的话:“诶呀凶死了,我好怕啊。”

 

“怕就对了。”浴室里的人似乎并没有顾忌到自己拙劣的演技。韩信只听见一声冷笑隔着门板传来,紧接着对方又换上了副沉着冷静的口气,淡定道:

 

“我告诉你,你下午买的那排养乐多已经被我喝完了。”

 

“……………………………………快滚。”

 

 

2、黑暗文风。

 

韩信倚在墙边瞧着里面那场激烈的搏斗。

 

先是皮肉被割裂开的声音,然后锋利的刀刃翻转着刺过身体,血浆和看着就令人倒胃口的组织液便溅了一地。直到惨叫声由刺耳变得愈发微弱,血腥味在房间里蔓延开来,那人痉挛了好一阵子,才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他就这样面不改色地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被干净利落地了结。

 

直到赵云带着满手的血从房间走出来,韩信的眼睛却连眨都不带眨一下。反正过程再血腥再残酷都与他不相干,而他除了感到些许好笑外,还有些嗤之以鼻——

 

“与自己无关的性命,何必怜悯。”

 

3、kuso。

 

“子龙,我喜欢你啊——!”韩信诚恳地说道。

 

“哦。”赵云面无表情。

 

“这么敷衍干什么呢,我对你可是真心实意的啊?”韩信诚恳地继续说道。

 

“哦。”赵云持续面无表情。

 

“呐呐,子龙君,你怎么能这么冷漠呢?你快告诉我,你是不是对我有非分之想了又不好意思说呢?”韩信诚恳地继续继续说道。

 

“……”

 

“没有,快滚,再问老子打死你。”

 

赵云对他翻了个高贵冷艳的白眼,哼一声就转身离去。


4、翻译腔。

 

……我不会!

 

(理直气壮)

 

5、苏苏苏苏苏。

 

苍天翔龙。

 

国士无双。

 

6.一看就有病。

 

“韩——重——言——”

 

“嗯?”

 

“你来追我吧。”

 

“噢?那要是追到你呢?”

 

“如果你追到我的话,那我就……”

 

“给你开追到会(。”

 


(自行脑补少年赵云叉着腰然后中气十足喊人过来的样子,啊这个小祖宗太可爱了)


7. 喜欢写手的文风。

 

“我喜欢你。”

 

分明是再正常不过的告白,可赵云在将这句话说出口时,总觉得费了好大的劲。

 

有一瞬间,恍若跌入了一片混沌的深海。铺天盖地涌来的绝望从四面八方过来,肆意挤压着肋骨间的空隙,将他淹没,将他的胸腔搅得鲜血淋漓,将整个心口搅得天翻地覆,搅成一方塌陷的深窟。

 

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狠狠把身子勒住似的,挣脱不去,逃离不开。

 

他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可能就回不去了。但也无所谓了,回不去就回不去,毕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如己所愿——感情这种东西又强求不来。不乐意就说不乐意,直截了当地拒绝总比说一句违心的我也喜欢你好。心态好点儿就再做回朋友;那要是真接受不能觉得尴尬,大不了从此决裂老死不相往来。

 

最糟糕的结局,也不过是做不成朋友罢了。

 

天色很暗,不远处的路灯散发着点点亮光。赵云看向韩信的时候心尖有些颤,好像那双眸下氤氲的情绪早就昭然若揭,只差一段合适的措辞将自己拒绝掉。

 

明明都不是那么矫情的人。

 

赵云想说韩信怎么这么折腾自己,考虑这么久也不怕憋得慌。但是话刚要出口就又反应过来,这种时候开玩笑不大合适,于是一个人又默默咽回去。

 

算了。

 

反正这场旷日持久的暗恋,也是该结束了。

 

8、向原版致敬。

 

“阁下的首级,我收下了——!”

 

“……不做无法实现的梦。”


-FIN。-

评论(12)
热度(78)
  1. 左华Zoora冬炽。 转载了此文字
    双枪好吃……!表白叶哥哥【】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