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李白x赵云]剑与龙枪。

吃我冷cp安利伐?!

背靠白云头顶青天,耶。



>>>

01.



赵云对李白,其实是没什么印象的。


身为佣兵,他执着一杆染遍血的龙枪辗转四方,雇主要他杀谁,他就取了谁的首级,领了酬劳就转身走了;而那长安城的青莲剑仙,白日端着酒葫芦游荡,兴致来了便吟诗一首,是王者峡谷杀人不眨眼的刺客,也是诸多姑娘芳心暗许的梦中情人。


但赵云从未在意过这些事情。


——道不同不相为谋,也就只能在野区打个照面罢了。



能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人,情商不一定会高到哪去。每当一众女孩子掩着嘴谈论喜欢的男英雄时,插不上话的赵云总是提着枪矛默默去杀野怪,再偶尔吊打一下红蓝buff和暴君主宰——毕竟那都是姑娘间的话题,自己一个佣兵,还掺和些什么呢。


不过有时候女孩子们也会悄悄地来戳戳他,问:


“子龙哥哥,有没有喜欢的人呀?”


“没有。”


银白矛光如流星般划进了明澈的眸底,赵云回答得干脆利落。


他理了理额前束紧的缓带,一边将掉落的金币收入囊中,旋即转身向远处走去。


——分明就是没有一丝情调可言的一个人,可姑娘们总觉得赵云,帅得一塌糊涂。


02.


同一定位划分的人,不一定会有共同话题。


赵云一直这么以为。


野区里你去上野我就下野,你下野我就上野;队友发信号了就帮一把,离谁近谁先过去支援;团战时也和他打不起配合,虽说本来就不需要配合太多,看准敌人一通爆发——人头get。


不过俗话说得好,你以为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你以为的,很显然,放在赵云身上也是如此。



尽管素日都没话讲,但在面对自己总选择多做少说的赵子龙,酩酊人间事的剑仙大人也不免起了几分盎然的兴致。在打野的间隙,李白偶尔也会趁敌军不备,叼着草根跃到野区的隔离墙上,抬手胡乱拨弄着额前几根翘起的发丝,嘿嘿道:


“子龙?子龙?”


“……”


而那时的赵云也贯彻着沉稳寡言的性子,在听罢人话时,仅仅只是抬头瞥他一眼,连句话都没留给对方,便一言不发地扛着龙枪走开了。



唉哟,怎么这人都不跟我说话的。


李白自讨了个没趣,却也不恼,白衣翻飞地跳下墙头,追上去,笑意盈盈地喊他子龙,说你怎么都不睬我?


于是赵云终于接话。只不过神色漠然,仿佛是李白死缠烂打求着他说话一般,话音未落便要离开——事实也不过如此。


“因为你很无聊。”而且没必要。


这下李白就得趣了。他剑眉一挑,心道说难不成你就有聊了,甚不在意地勾了勾指尖,腰侧长剑便径直出鞘,堪堪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李太白!”


赵云心中一口气憋了许久,这时终于压抑不住,拐过身来抬起龙枪,咬牙切齿地喝出一声来。


李白毫不畏惧,继续怂恿道:”男人何必为难男人,子龙来来来我们喝杯酒谈谈人生呀。”


“……”


赵云刚蓄好的怒气值又慢腾腾降了下去。


“不要这么害羞,让哥哥带带你嘛。”李白循循善诱。


“恕在下拒绝。”


赵云忍无可忍道。



见和言善语劝不成他,支着下巴深思几秒后,李白便心生一计,乐呵地开了口。


“这酒可好喝了,你真的不来一点点?”


说完便将腰间的酒葫芦打开,往对方的鼻尖尖上凑近了去。


……赵云下意识捂起了鼻子。




“李太白,你注意尺度!”


“我这人尺度很大的,你要是不信,来试试我也不介意啊——”


“滚!”


03.


最后酒没喝成,赵子龙也没钓成,除了一杆龙枪没戳上去,李白可谓是被对方从上到下嫌弃了一通——


一撩一个准的青莲剑仙,感觉自己受到了打击。


情场失意的他将野区的怪清了个遍,默默跑回了女孩子们的聚集地,蹲在草丛边摇头叹气。


“姑娘你们这法子不对啊,子龙他都不理我的。”


“怎么可能,明明这招对周瑜大人还蛮管用的!”小乔抱紧了扇子。


旁边的安琪拉不予置评。



最后还是孙尚香发话,捋了捋额前散乱的刘海,一面嗤道:“李太白,你知道什么叫爱要大声说出来吗?”


李白似懂非懂,但仍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香香姑娘的话,在理。”


04.


于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赵云又被李白三番五次地骚扰上门了。


也许是在擦净龙枪准备走出家门的时候,又或许是战斗结束回屋稍作歇息时,但凡赵云一人独处,某位剑仙大人倏忽间就跃入了赵云的视野,一身浊酒气息。而还未待对方开口,他便身轻如燕地同人拉近几个身位,复又捂起心口扬起眉梢,嘻嘻地冲人笑:


“子龙,我喜欢你啊!”


“喝了酒就不要出来晃,容易吓到姑娘。”


“那好,打架吗?”


“不了,我还有要事在身。”


“哦哦哦。既然你不打,那我打你?”


“……离我远一点。”


“欸呀,你这人要不要这么无聊,来,笑一个~”


“李太白,出去!”


“你让我走?那我可真走了啊——”


“不送。”


……


这么磨了好一会儿之后,李白还是摇头叹气地走了,两三步就消失在了赵云的眼帘中,笑声爽朗。而说要打的架,最终也没打起来,唯一算作是打架证明的,也不过是要走的时候李白想起之前说的话,本着绝不食言的原则回头又砍了对方一剑离开。


赵云没躲,李白也没用力。


就像棉絮砸在自己身上一样,轻飘飘的,一丝血皮也没敲下来。





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地过,李白也每天保持着骚扰赵云的习惯。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就这么捻在唇边,开心了在他面前喝一壶酒说一句,不开心了就喝几壶酒,拉着对方咬字模糊地说好几句,搞得赵云自己再不习惯,也只能习惯了。


——这条线还是之前的这条线,你往前一步我就向后退,你向后我就往前走,可莫名其妙的,赵云总觉得哪里变了味儿。


但他说不清,也道不明。


05.


两个大男人之间嘛,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赵云总觉得以前不熟现在熟了,打野的时候反而不用划得太明白。


你说反野就反野吧,有时候还能欣赏一下诚恳捧心的剑仙大人说我喜欢你,赵云回说嗯哦啊,然后开打,谁死算谁的人头。再遇见的时候依然是打声招呼然后开打,你好再见,短短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王者峡谷从来不缺八卦,于是剑仙和佣兵之间的关系,就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姑娘们脑补出一场爱恨情仇的年度大戏。


小乔说李白哥哥单恋子龙哥哥没有好结局,孙尚香就插一句说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两情相悦;最后在旁边听她们聊天的貂蝉就呜呜地哭,说万一李太白不爱护子龙哥哥那可怎么好啊,要是子龙被渣了,奉先是不是就成寡夫了。




扛着方天画戟路过的吕布有点不明觉厉,心说貂蝉她是不是想得有点多。





谣言就是这样,你传我我传他,最后一传传十里,传到了正主的耳朵里。


当时赵云在打野,然后李白就站在旁边厚颜无耻地等着补刀,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讲着王者峡谷近日的大事小事,好玩的不好玩的,直到讲到自己和赵云之间的传言时,突然间就顿了一下。


赵云抬头瞥了对方一眼:“你怎么连这种话都听,跟那密探待久了?”


他仰头灌了口酒,抿出一句意味深长的嗯,紧接着,又摆摆手笑了起来。



李白说,唉哟子龙,你是不是情商有问题。


李白说,我还真的是喜欢你,至少他们这点不是信口胡诌的啊。


李白说,你看我喜欢你这么久了,你也领个情,咱们在一起呗?



青莲剑仙还是往日的青莲剑仙,捧心诚恳的态度也一成不减,却看得原本还在佯装严肃的赵云有些想破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但是最后赵云还是勉强憋住了笑,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他说,“好。”


06.


——剑仙与佣兵的故事结束了。


但李白和赵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小剧场]



“李太白,那你以后能不能别酒后撒疯?”


“那我酒后乱性一个试试~”


“……滚出去。”



>>>FIN。


评论(17)
热度(286)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