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谷嘉诚x白澍]有何不可 。下。

百fo点文福利。谷澍CP文。

 上。     中。

哒哒哒地跑过来鞠一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写在开头的话,麻烦看一下,谢啦。

*题目选自许嵩歌曲《有何不可》,但和歌曲本身无关。

*四处旅游的职业画家谷毛毛与体验生活的街头艺人树苗苗的故事。

*私设有,小心踩雷。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Are You Ready?

那么,愿您阅读愉快。

———————————————————————————————

07.

清晨第一缕阳光柔和地透过玻璃,洒在床前两三方的地上。微醺晨风从窗户缝隙里溜进房间,隐约裹上些凉爽之意。

谷嘉诚很早就醒了。

原本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不知何时被揪到另一边去,而身旁的罪魁祸首则靠在他怀里睡得特别安稳。

谷嘉诚动了动身子刚想翻个身,白澍就含糊不清地小声嘟嚷了一句抱的更紧了。他的右腿搭在谷嘉诚的腰上,双手死死环着对方的身子不撒手。

人体的温度抵在自己衣料前传送着几分热意,谷嘉诚看了看怀里的八爪鱼,不太敢动弹。

过了一会儿,白澍终于醒了。

还未消散的朦胧睡意充斥在微翘睫羽周围,白澍半闭着眼睛望向谷嘉诚,言语中还透着些软糯语气有些变相撒娇的意味。

"几点了..好困啊,再让我睡会儿..。"

谷嘉诚有点尴尬。

他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好艰难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开口。

"白澍,你先把手拿开,我这样躺着特难受。"

"不要。我抱会。"

显然白澍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姿势有什么问题,谷嘉诚只好眼睁睁地任了这团软得不能在软的球缩在自己怀里。

"那我换个姿势你再抱。"谷嘉诚带上点询问口气,小心翼翼开口。

听完人话白澍的手明显地松开了点,谷嘉诚趁机翻了个身子找到一个合适的姿势躺好。

又躺了十几分钟后,白澍这才发现自己姿势的不对劲。

他赶紧把手缩回去裹着被子滚到了床边,看着谷嘉诚的时候表情还实力无辜。

"我,我…我不是故意把你当抱枕的,咳。"

"没事。"谷嘉诚下意识给白澍顺了顺毛,又补充了一句。"…你还挺软的。"

白澍眨眨眼算是默认了人的举动,思忖几秒后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边跑进厨房一边喊。

"你去洗漱一下呗!我看看还有什么吃的。"

谷嘉诚点了点头,走进了卫生间。

08.

吃完早饭就闲的不知道要干什么了。

白澍整个人趴倒在床上,一手抱着枕头一手玩手机,谷嘉诚就坐在旁边对着白澍的样儿画画。

"你今天怎么不出去卖啊。"谷嘉诚问。

"卖什么卖什么,我卖艺不卖身好吗。"白澍神色复杂地扫他一眼。

谷嘉诚干咳一声,有点尴尬地纠正了回去,"那你今天怎么不出去卖艺啊。"

"拜托老谷同志,今天周日。街头艺人也要休息的好么。"

树苗式打滚.jpg。

"噢…。"他点点头。

"欸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白澍又翻个身问他。

"明晚就回去了啊。北京到昆明,直达的。"谷嘉诚甩了甩长时间工作的手腕,拿着笔继续涂涂画画。

"我kao,怎么这么快就回去。"白澍把手机随手给扔床上噌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张了张嘴还想再补充几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啊,我就一小画家,还得讨生活啊。"谷嘉诚被他看的有点发毛,心下也觉得挺可惜的,"哎,趁现在还有时间,我给你画幅画呗。"

"…你给我画的帅一点。"白澍探头瞅眼谷嘉诚手里的纸,面色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头。

"你别那么用力我这又不是桌子…我画技你又不是没见过。"谷嘉诚抬眼看了看他,又低头多在纸上添了几笔。

白澍撑在谷嘉诚的身上,还腾出一只手来一边看他画一边摸下巴。"我弹吉他的时候是不是特帅。"

"是,是,你特帅。一个回头就能迷倒一大片小姑娘。"谷嘉诚没忍住,噗嗤一声乐了出来。结果手一抖线条给跑偏了,赶紧捏着橡皮擦改来改去。

哎,自从认识白澍,谷嘉诚觉得他原本的画风崩得都快差不多了。

怎么说呢,面对他的时候就不自觉的会笑。

一直不善言辞的自己,话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

谷嘉诚打心底里的不乐意承认,但他确确实实是从自己身上嗅到了那恋爱的臭乳酸味儿。

他,好像喜欢上一个男人了。

一个认识还不到一星期的男人。

09.

时间这种东西就是这么任性,你想快点的时候它就慢的让你捉急,等你想让他慢点的时候它就溜的贼快。

谷嘉诚在白澍家里待了快两天,白澍也不去地铁口弹吉他了,整天躺在床上跟他各种谈星星谈月亮谈风花雪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他就坐在旁边画画。

一边插科打诨一边修修改改效率自然高不起来,快到晚上的时候这幅画才算完成了。他抖落抖落上面的橡皮灰,把那张画给了白澍。

纸上的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身子半倚着墙壁全神贯注地低头弹吉他,虽然没上色却画的像极了。

不过也是,毕竟画的白澍嘛。

白澍给跟谷嘉诚指了指画上的空白处,一本正经地开口。

"画家先生,给我签个名呗?"

"成啊。"他欣然地接过画端端正正写下谷嘉诚仨字儿,一点龙飞凤舞都不带。

"干嘛,写成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写字都特飘逸呢。"白澍装模作样地打量一阵,最后还是把它整整齐齐地放在电脑桌旁压好。

"显得我多敷衍。"谷嘉诚笑的乐呵,走去收拾行李。

"等会儿。"白澍突然喊住了他。

"干啥?"谷嘉诚回头,有点迟疑。

"待会儿……我陪你去机场。"白澍越说声音越小,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行,你要跟就跟吧。"

谷嘉诚说这话的时候,隐约有点叹气的意思。




晚上的机场有点冷,白澍裹着条围巾跟在谷嘉诚后面走,背上还挎着个吉他包。

说起这个,谷嘉诚本来觉着嫌麻烦不让他带,看着白澍一脸护犊子的表情也就没法儿,任他去了。

"我快走了啊。"谷嘉诚拖着行李箱,目不转睛地盯着白澍瞅。

看不够,看不够,看一辈子都不够。

白澍突然就弯下了腰把背上的包放下,把吉他从里面给拿出来。

"谷嘉诚,我给你唱歌啊。"

白澍的眼眸亮晶晶的,比遇到谷嘉诚那会儿还亮。

他愣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

白澍就这么唱开了。

10.

"你的衣衫破旧,而歌声却温柔。

"陪我漫无目的四处漂流。"

"我的背脊如荒丘,而你却微笑摆首.

"把它当成整个宇宙。"

"你与太阳挥手,也同海鸥问候。

"陪我爱天爱地四处风流。"

"只是遗憾你终究,无法躺在我胸口。"

"欣赏夜空最辽阔的不朽。"

"把星子放入眸。"

唱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吉他音颤了一下,白澍有点哽咽了。

谷嘉诚看着他发红的眼眶没吭声,最后还是走过去把白澍搂进了怀里。

"行了。一大男人有什么好哭的。"

"哪能哭啊,眼睛进沙了还怪我泪腺发达是吧。"白澍使劲眨了眨眼睛,抬起手背胡乱地擦了几下脸。

谷嘉诚张了张嘴又想说些什么,广播却在这时候正好响起来,残忍地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

"由昆明飞往北京的旅客朋友们,您所乘坐的CAxxxx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出示登机牌,在3号登机口准备登机。祝您旅途愉快。"

白澍狠狠地抱了他一下,笑的跟没事人一样跟谷嘉诚挥手告别。

"我可走了啊。"

"赶紧的走吧,赶不上飞机别怪我啊。拜拜了您呐——!"

他最后望了白澍一眼,背身离去。

谁也没看见白澍在谷嘉诚转头后,轻声说出的话。

"谷嘉诚,

 我喜欢你。"

近乎呢喃。







伪·11.    后续。

一年后。

谷嘉诚画的画愈发出名,在整个昆明境内也算数得上号的画家。画下的画数不胜数,

卖出去的钱,也抬高了好几个价。

他想,是时候回北京一趟了。


谷嘉诚下飞机的时候刚到饭点,但他没来得及订宾馆放行李,拦了辆出租车就直奔去年那个地铁口。

当初谷嘉诚回去后就后悔的不行,早知道就应该让白澍跟着自己一块走,哪怕被他吐槽成人贩子都要把白澍拐回昆明。

想买机票回北京找他,手头却又堆上许许多多的事儿得解决,临走前又忘记跟白澍要手机号,这事只好一拖再拖。

这一拖,还给拖了一年。

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一下车谷嘉诚就跟鬼上身似的拖着行李箱一路疯跑到当初遇见白澍那地儿,却发现地还是原来的地——弹吉他那人不见了。

最后还是错过了啊。

谷嘉诚失望极了,一步一步慢慢往回走。

突然间,一个坐在椅子上低头扒盒饭的男生映进谷嘉诚的眼帘里。

去问问他呗…?

谷嘉诚快步走过去,拍了拍人的肩头。

"哎我在吃饭呢,下午休息,不唱歌。"

这声音好耳熟啊。

"…………同学,你抬头让我瞅瞅。"

听完人话,对方嘴角还沾着饭粒,懵懂地抬起头来。

…………这人怎么长了张白澍的脸呢。

……………………等会儿,这不就白澍呢吗。

"…………………………白澍啊。我找你找的好辛苦。"

白澍的眼睛突然就biubiubiu亮了起来,

乍一看还以为加了特效。

"哇,谷嘉诚。你回来了啊!"

一样的地方,一样的人,语气却比以往更加熟络。

谷嘉诚点点头。

"是啊。回来找你。我差点就以为你不在这儿弹吉他了。"

"…………我刚买盒饭去了。对了你这次回来干啥。"

白澍赶紧又扒了几口饭,顺带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

"把你拐回昆明去。"

谷嘉诚说的倒是坦然。

"啥?!"

他手一抖,勺子差点没给掉地上去。

"我说,我喜欢你啊。我想把你带回昆明去啊。

 这句话迟了一年才跟你说,现在还来得及吗。"

白澍的耳根有点红。

"其实我也喜欢你。去年的时候。"

白澍放下了手中的盒饭。

"……不过我没吃饱,盒饭一点都不好吃。你得先请我吃饭,咱们再好好谈谈回昆明的事。"

白澍补充道。

"婉拒KFC,我要吃好的。"

谷嘉诚哭笑不得。

"行,听你的。"




后来啊,谷嘉诚当然是和白澍在一起了啊。

有一次谈到这事儿的时候就说得特认真。

谷嘉诚说,白澍这人就是个小太阳。

世上根本没有谁,能比他的瞳眸明亮。

——————————FIN—————————————

完结啦。x

嘿嘿嘿给你们笔芯!谢谢支持这篇文的朋友x

我可能过几天要开新坑,也可能是短篇??

快点夸我高产似母猪(……)。

评论(7)
热度(48)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