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谷嘉诚x白澍]有何不可 。 中。

百fo点文福利。谷澍CP文。

上。     下。

哒哒哒地跑过来鞠一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写在开头的话,麻烦看一下,谢啦。

*题目选自许嵩歌曲《有何不可》,但和歌曲本身无关。

*四处旅游的职业画家谷毛毛与体验生活的街头艺人树苗苗的故事。

*私设有,小心踩雷。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Are You Ready?

那么,愿您阅读愉快。

———————————————————————————————

4.

在对上那张脸的一瞬间,谷嘉诚突然觉得自己。

恋,爱,了。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他顺口就接了人的话。

"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话刚脱口而出谷嘉诚就万念俱灰地意识到了结局,谁会随便跟一个陌生人去吃饭啊。

而且自己刚在出租车上吃完面包。压根,就不饿。

于是在这个念头出来的后一秒,谷嘉诚就明白了什么叫打脸了。

"好呀,那我们去吃KFC吧,我去收拾收拾东西。"

白澍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然而还没等谷嘉诚站起来白澍就神速地收完了自己的东西,背着、挎着大包小包盯着他瞅。

……………………这脸打的还有点爽。

他可爱的有点犯规。

谷嘉诚暗自想着,把刚完成的草稿图夹进了画板里。

"哎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谷嘉诚。"

"喔我叫白澍,当然江湖人称我白公子。…你随意叫啊,叫我澍哥也不是不可以。"

"你看上去比我年轻点。"

"…咳是吗是吗,不说这个了,走呗?我认识路。附近就有一家。"

白澍眨眨眼睛,还有些整装待发的意味。

"成。"谷嘉诚往前跨几步到他旁边,打算跟着导游澍走。

抬头看了看天空已经渐露明媚之色,谷嘉诚嫌太麻烦就没打伞。

微微润湿的空气中酝酿着这座城市被雨洗礼过后,独特的清香。谷嘉诚走在白澍的身旁,步伐明显地放慢了许多。

在某种角度上有着希望和白澍待久一点的嫌疑。

谷嘉诚觉得一直盯着人看容易误会,指不定还会被以为成变态,只好一边走着一边用眼角余光偷偷瞧着白澍。

长翘眼睫轻微颤动着,瞳眸中几抹眸色明亮仿佛点缀了星光。碎发散落在额前半掩住眉梢又不显女气,帅气的模样引得不少女生注目围观。

他怎么这么好看啊。

白澍要带谷嘉诚去的KFC离地铁口不远,几步路就到的事儿。店里的客人不多,却还算得上热闹。刚走到门口就能嗅到一股上校鸡块的味道,闻着闻着就激发了食欲,谷嘉诚觉得他有点饿。

白澍把手上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塞给谷嘉诚就跑去点菜了,顺带回头给补充几句。

"你先去找个位子吧。我去点单——"

他应了人话又赶紧给接过他大包小包的东西,然后在一手提着包一手拖着行李背上还背着个画板的模式下艰难地往空位走去。

05.

坐稳当了之后,谷嘉诚从兜里摸出手机百无聊赖地刷起了微博。指尖划了几下屏幕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点开相机图标对着几米开外白澍专注于菜单的背影拍了张照。

嗯。帅帅的。

又过了几分钟,白澍才哒哒哒跑过来正对着谷嘉诚坐下。

白澍单手支着下巴看着他,随意地找了个话题询问。

"哎。你是外地人吧?"

谷嘉诚抬眼瞅瞅白澍,接了人的话茬。"为了采集素材才来北京的,也就待个一两天吧。"

白澍眨巴眨巴眼睛颇为认真地问道,"那你是不是觉得我适不适合当素材。"

谷嘉诚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反应过来迅速地点了点头。

是啊,你这么好看。不仅想把你画在画上,还想画在脑海里。

当然,上面这句话只是内心想法,谷嘉诚只是点了一下头然后就陷入了迷之沉默。

快餐很快就上来了,白澍抢着拿了个鸡块叼在嘴里才去戴一次性手套。

谷嘉诚有点好笑,一边拿过一旁的一次性手套来带一边问。"诶,你好好一小伙子,去街头卖什么艺啊。"

"瓦在体验森活。"

……白澍咬到舌头了么。

谷嘉诚抬起头,结果看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原本坐在自己面前的文艺男青年现在已经进化成了一只鼓着腮帮子嘴里塞满了薯条的花栗鼠。

然后现在这只花栗鼠在含糊不清地应着他的话。

Excuse me。

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吗。

谷嘉诚的内心一个大写加粗的目瞪口呆,然而他还是镇定地从所剩无几的薯条堆里拿出几根放进嘴里。

"你食量不错。"

委婉地夸一夸。毕竟白澍还是挺可爱的。

"谢谢夸奖,毕竟是你请的客。"

…………………………哦我感觉这只花栗鼠很可能吃穷我。

白澍嚼了好一会儿才把薯条都咽下去,喝了口可乐后才开始放慢了进食的速度。

"你是不是特别少笑啊。"

"咳…哪有?"

谷嘉诚被白澍的话噎了一下,差点被还没咽下肚的薯条呛到。

"讲真,乍一看你脸还以为是块砖头。"白澍撑着脑袋作出一副思考状,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其实你这块砖头还是蛮帅的。"

"要不我笑一个给你看看。"

话还未完全脱离口中,谷嘉诚的瞳孔在一瞬间又添上几分亮光。嘴角小弧度向上翘起带出了零星笑意,他剑眉一挑轻叩桌面。

"好看不。"

"比你不笑的时候好看多了。帅的能迷倒万千女生的那种。"

白澍对着他嬉皮笑脸地回答,趁着人嘴角还翘着赶紧从兜里摸出手机给拍了张照。

"这么帅的脸,不做屏保可惜了。"

谷嘉诚也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凑到了白澍的旁边指了指。

"别只拍我。要拍就拍合照啊。毕竟你这张脸不多拍几张就可惜了。"

咔擦一声过后,照下的是两个男生俊朗的脸。

比着一样的pose,带着一样的笑。

06.

最后几分昏黄颜料褪却空中朦胧夜色占据,远边天际盈着寥寥无几微弱光芒。

从KFC出来之后时间已经不算早了,谷嘉诚刚想和白澍告别却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

自己。忘记。订好。宾馆。了。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于是白澍就愣愣地看着谷嘉诚刚要背身走远的动作突然间顿住with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

"呃……附近有宾馆吗。"

白澍把这句话在心里复述几遍后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好笑地瞅瞅人,"你不会傻到连宾馆都忘记订了吧。"

"……的确。"谷嘉诚更尴尬了。

白澍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两秒,最后对人打了个响指。

"要不你今晚住我家吧,租宾馆多浪费钱啊是不。"

谷嘉诚仿佛看到他的脑袋旁边冒出了一个发着光的小灯泡。

"好啊。"

鬼使神差地,他就这么答应了。




白澍的家是个出租屋,面积不大不小。

电脑冰箱电视也是什么都有,连床也是双人的。

这样睡起来比较爽乱滚的时候还不容易掉下去,白澍如是说。

…………但是他的被子枕头怎么都是紫色的啊。

谷嘉诚不是很理解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用风格这么闷骚的床上用品。

谷嘉诚把行李安顿好之后就去洗澡了,白澍就躺床上哒哒哒地从一边滚到另一边。

直到谷嘉诚穿着裤子从浴室里出来,他就看到了一只用被子把自己全身上下都裹起来的东西。

这是花栗鼠的超进化树苗兽吗?!

然后这只树苗兽挣扎了一会儿从棉被里抬起头来直勾勾地对着谷嘉诚winkwinkwink。

……………………真想扔个大师球过去。

"该你洗了。"

"什么,我不想离开我温暖的床啊……啊……说起来你没带衣服是吗干嘛裸着。"

"没事,这样凉快。"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又不是没穿裤子。"

"…………能摸摸腹肌么。"

"你摸。"

于是试探着伸出手去的白澍在这个时候终于体会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一个画家身材都能这么好。怨念至极。

然而只有谷嘉诚心里才愉悦地想这就是经常锻炼的好处。

在谷嘉诚语重心长地实力劝导之下白澍终于松开了紧紧攥着被子的手仿佛枯萎一般极不情愿地去洗澡了。

于是这天晚上谷嘉诚就和与一个还认识不到半天的人同床,共枕了。

然而并没有像一些岛国动作片一样发生某种啪啪啪啪啪啪的事情。

两个人躺在一张双人床上还是有足够位置的,而白澍整个人团成一团的睡姿就更节约空间了。

谷嘉诚侧着身在躺在白澍旁边毫无困意,只好盯着这只球看。

这个人一睡觉就这么软乎乎的样子真的好想戳一戳啊简直怎么看都看不够可爱到犯规了要是能抱回家养该多好哦。

噢,wuli老谷同志真是诠释了内心戏的精髓。

这么想着,谷嘉诚倦意渐起,最后伴着白澍均匀又平和的呼吸声沉进梦乡里睡去。

"晚安好梦。"

黑暗中,他说的轻声。

—————————————TBC————————————————

午安!

今天的更新!

给你们笔芯,感恩有您们——。

嘿嘿嘿我好喜欢花栗鼠树苗苗的设定啊(……)

shyyyyyyyy。

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好辣我去上学。

评论(3)
热度(44)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