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谷嘉诚x白澍]有何不可 。 上。

百fo点文福利。谷澍CP文。

中。     下。

哒哒哒地跑过来鞠一躬,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写在开头的话,麻烦看一下,谢啦。

*题目选自许嵩歌曲《有何不可》,但和歌曲本身无关。

*四处旅游的职业画家谷毛毛与体验生活的街头艺人树苗苗的故事。

*私设有,轻微ooc,小心踩雷。

*无关真人无关真人无关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Are You Ready?

那么,愿您阅读愉快。

———————————————————————————————

01.

窗外的雨下得淅淅沥沥,声音不大却烦得不行。

透明水珠源源不断地砸在车玻璃上,又慢悠悠地流了下去。

以一种,欠扁的色彩。

之前还顺畅的道路,一到了下班高峰期就堵的跟什么似的。出租车夹在缓慢流动的车流中,分不清哪辆是哪辆。

驾驶座上的中年司机显然对北京的交通情况熟悉的一逼,感慨万千地跟坐在车后座的谷嘉诚吐槽现在的车流量。

而这位谷姓青年除了应了几声嗯啊哦,似乎根本没注意听。

笔芯隔着纸张轻薄的质地小力度戳着裤子布料,手中的铅笔在纸上划过一道又一道的灰黑痕迹却勾勒不出一个完整的轮廓。

烦透了。

为了搜集素材才大老远地赶过来北京,结果刚打算出机场就遇上这种糟糕的天气。

不是倾盆大雨也不是牛毛细雨,更算不上风和日丽。

这场雨是下也下不完一般,没个尽头。

他已经能脑补出到达宾馆的时候天该会有多么黑不拉几了。

雨势愈发大了,雨珠拍打车窗的声音也像是有那么一点叫嚣的意味。谷嘉诚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笔,听着司机大叔慷慨激扬的演讲,呃,打发时间。

还是装成一副很捧场的样子好了。

于是司机的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你说今年春运黄牛会不会抬高票价啊歪到了小伙子你结婚了没啊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姑娘人可好了。

谷嘉诚深深地觉得,再这么问下去司机可能连他爸妈结婚纪念日什么时候都知道了。

但是司机大叔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

于是几秒之后话题又歪到了一个微妙的方向。

"哎,小伙子。我跟你说,附近有个地铁口,最近来了个街头卖艺的。好像是个弹吉他的,不过据说吉他弹得好歌唱的棒脸长得也好看,扎堆的小姑娘跟那边围观呢。你要不要去瞅瞅?"

谷嘉诚一懵一懵地杵那儿听,愣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

"大叔,我又不是小姑娘。"

话刚出口谷嘉诚就觉得不对。

好像还挺不错的。

说不定还能找到素材。

哦那还是去看看吧。

"师傅,咱们去地铁口那儿。"

用了三秒思考时间谷嘉诚终于放弃了远无止境的宾馆选择了地铁于是他用力地一拍大腿。

………………我操,力气用大了。

痛死我了。

02.

往地铁口的路和原来的目的地一比简直是天壤地别啊。

我仿佛感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爱意。

我生无可恋,有生之年再也不想去北京了。

行李箱和画板真的是太碍事了。

要不是路太堵我现在怎么可能像个智障一样拖着它们到处跑。

咦,那位弹吉他的在哪儿呢。

貌似听到了吉他声了。

弹得什么来着?调挺耳熟啊。

内心戏丰富的谷嘉诚探头张望了几下四周,发现哪里不太对。

我是不是没带隐形眼镜来着???

意识到自己反射弧有点过分的长,但现在再去行李箱里翻眼镜也来不及了。

百般无奈的他只好随便找了一个路过的姑娘,上前几步询问。

"呃,小姐你好。见过一个弹吉他的人吗…?对,是男孩子。"

对方愣了一下随即又回过神来,抬手给指了指不远处围着拥挤人群的地方,言语之中显然压着点按耐不住的兴奋。

"啊,你说白澍吗?!他他他超好看的!!!你不会是他朋友吧!"

"并没有…不过,谢谢。"

谷嘉诚对人道了谢就转身往她指的方向走去,不过他似乎没有听到身后的的姑娘激动地拉着身旁朋友的手开启了刷屏模式。

"哇刚刚那人好帅啊早知道我就应该和他加个微信要个qq…"

"看他背画板的样子画画应该也特别好!"

"啊啊啊啊总之好后悔没再说上几句话…"

03.

随着距离的拉近,男孩的声音裹着吉他弦连续的音节也愈发清晰地撞进耳畔。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细细听下来,那人的嗓子是不错的。

像是山涧中涓涓细流的清泉,又像是清晨树林中不为人知的鸟吟唱的婉转诗篇。

"虫儿飞,虫儿飞,只要有你陪。"

谷嘉诚的大脑突然就像中了病毒一样,一片空白。

并自动刷起了弹幕。

妈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声音。

在一边背着画板一边拖着行李箱的情况下,他意志坚定地挤进了人群里并胜利地到了最前头围观。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

脸庞清秀的男生坐在椅上弹着吉他,指尖处连贯流畅地挑着琴弦又不怠倦地带出新的音符。

他的声线凑近了听,也比之前隔着远远的要来的好听。

清澈,温柔,细腻,又带出了那么几分沉稳,令人沉醉其中。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谷嘉诚抬头看着面前那位专注怀里吉他的男孩。听说,是叫白澍?

他产生了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他想要把这个时刻永恒地记录下来。

不去顾及周围人的眼神,不去在意其他人的议论纷纷。谷嘉诚往地上垫了几张旧报纸就这么坐下来,从画板里拿出几张素描纸和大小不一的铅笔也便开始勾勒对方的轮廓。

一笔,又一笔。

铅笔尖处划过洁白纸张依旧是沙沙作响,却再无之前在车上时的随意。笔尖所及之处都带出完美线条无可挑剔,手腕一转偏向其他方位轻重力度仍是不减。

好久没画得这么顺手了。

倏忽一下那人嗓音在高潮处戛然而止,手中铅笔在这时又正好落下最后一笔像是与音乐默契般的同时滞留。

谷嘉诚抬起了头。

不知何时椅上那位青年放下了吉他,还未等群众喊话就走到谷嘉诚面前,半屈身盯着他的画看。

灰黑瞳眸中沉淀着几分清澈,倒影着谷嘉诚的模样。他睫羽颤动,眉梢挂着一星半点儿笑意舒展开来,说得轻声。

"嘿哥们儿。你在画我耶?还蛮好看的。"

白澍的食指高高地翘起来在他面前晃悠几下,又如蜻蜓点水般飞快地落在纸张上。

"可是——我有肖像权欸,要收费的喔。"

————————————TBC——————————————————

咳这是上集然后可能还会有中和下。x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啦!我去码字了!

噢对了补充一下文中出现的虫儿飞你们可以理解为小王子版的也可以是鹿晗版的。咳x

评论(11)
热度(41)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