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炽。

冬铁(也不是很)专业户。
博爱,但不吃all铁,别催文,鸽王101预备流选手。

只要你还在看,我就会写下去。

【墨海】朗姆酒、宝藏与风(墨鱼饼干x海盗饼干)

随便写写,短打,甜一下自己。


谢谢观看,阅读愉快。




-



01.


海盗饼干不大喜欢这片海域。


海底藏着的金银财宝当然不能算在他“不大喜欢”的范围内,但与其说海盗饼干是不喜欢这片海,倒不如说是厌屋及乌:他对那只藏在广阔海域的、简直跟某些拙劣小说家笔下的克苏鲁似的大型软体动物没什么好感,理所应当的,就也连带着对这片海域烦了起来。


这种没好感的情绪绝非凭空而来。虽说身为海盗,该掠夺的财宝一件都不能放过,但成天和海盗船作伴的他,也没多少闲心去特地记某某饼干的仇。


只有墨鱼。

只有成天捣乱的、糟糕透的墨鱼饼干是例外。


海盗饼干甚至都能给他冠上一大堆恼人的帽子了,也只有这只坏墨鱼能称的上这些烂头衔。——装无辜的窃宝贼、乌不溜秋的藏宝船拆迁办、分明是到处兴风作浪还用滑溜溜的触手拍毁不知道多少甲板的罪魁祸首,却总在暴风雨平息后躲在礁石旁呜呜地哭泣。


要说在一众饼干间流传开来的竞争关系?他听到简直都要对海面呸上三口,抢他的宝藏就是明目张胆地想和堂堂海盗船长对着干!不止竞争,绝对不止,他和墨鱼饼干的关系恐怕比这个词概括的还要糟糕、糟糕、再糟糕!


总而言之,海盗饼干讨厌死这只跟他对着干的墨鱼了。


02.


然而,被整天戳着脊梁骨(等等,墨鱼有脊梁骨吗?)的当事人却不这么以为。


墨鱼饼干并不知道这条船上的领袖饼干为什么这么生气。他不过是多吃了几口他的宝物而已,也没有像吃掉其它船一样,把海盗饼干的船也一并吃掉,为什么……为什么会生气?


他明明也很喜欢这艘船上的海盗饼干。呜呜,因为海盗饼干很喜欢宝藏,喜欢亮晶晶的金币银币,喜欢埋在某个岛下的古老宝箱,墨鱼饼干也很喜欢宝藏,所以墨鱼和海盗不能……不能呆在一起吗?


但每次想到这里,墨鱼饼干总会默默地收住念头。


海盗饼干对他的防备是毫无疑问的,显而易见的,巴不得离自己越远越好。其它饼干或许会好一些(实际上墨鱼饼干也没有什么朋友),但对于海盗饼干这方面的问题上,墨鱼饼干踌躇得也毫无疑问。


他不敢想,也不知道。



他喜欢这片海,喜欢亮晶晶的东西,藏在海盗船肚子里的宝物能让他有一天的好食欲;不过当自己和暴风雨一起出现在海面时,这片海上的所有船只都会开始慌不择路地扭转方向、离他越来越远,好像他是瘟疫,是饼干箱,是什么永远烤不熟的、黯淡无光的面糊。


所以墨鱼饼干很茫然,他不希望它们逃掉。


他很想要去追那些让他喜欢的事物,但,但也许只是触手甩得快了一点,那些宝藏船就被他不小心拍成了碎片,只漏出大片大片却填不满一片海的金银财宝。


“呜呜……对不起。我、呜、不是故意的……”他对此感到很抱歉。


显而易见,那些沉进海底的残骸早就没办法看不到他用触手擦拭眼泪的模样了。墨鱼饼干也仍然忘不了那些他惦念着的财宝,于是在抱歉过后,宝藏与船会以食物的形式被阿姆阿姆吃掉,在他的消化道里落得一个看起来要温暖些的归宿。


这看起来很不错。金币嚼起来最为松脆可口,银币搭配着也相当美味,每次墨鱼都能够享用一顿丰盛的食物,但即便是在吃饱后,他也依然不会开心,反而只剩下空虚,无限的空虚。


他空虚得要命,又无从所来。所以墨鱼饼干会一边用他烤不脆的触手擦干净(兴许沾着钱币沫的)嘴角,一边哭丧着脸,带着他那不可名状的悲伤从海平面慢慢下沉,下沉到深海里。


只留下四散而开的涟漪,和未尽的低声抽泣。


03.


他也曾缩成一团,躲在离浅海不远的地方见过海盗饼干。


那时的海盗船早已出航又顺利返岸了多次,墨鱼饼干也心知肚明这艘船肚子里头也会满满当当的都是财宝,但等他仰起脑袋,就看到海盗饼干再一次抱臂站在船头。


墨鱼饼干看到很多。他看到海盗饼干大声笑着,看到他一边大口灌着朗姆酒,一边与同伴谈论那些出海时不幸遭殃的可怜船只,看到他坐在甲板上数落那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炸弹,仿佛对方又犯了什么错——嗯,很可爱,和他的丸子章鱼一样,是很可爱的宠物(当然在指炸弹)。


所以他从黎明时分悄悄地注视到午后,再从午后到日落余晖,不动声色,也悄然无息。



他并不想打扰海盗饼干,不想重蹈覆辙地惊吓到海盗饼干,和船。所以墨鱼饼干一路悄悄跟着,想要以更加友好的、尽量不拍碎对方的方式来跟海盗船打招呼,想要吃到哪怕是一点点好吃的,会发光的宝物。


直到深夜。


直到大半船员都回了各自的床位睡觉,上层甲板只留下海盗饼干独自一人。直到碎银似的月光镀在一整痕地平线,海妖精的歌声从尽头似有非无地吟唱过来,墨鱼饼干才终于敢离海盗船近一些,离着些距离,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


“……”正在盘算自己将来能有多少宝藏的海盗饼干被这只庞然大物的突然出现成功吓住了。


墨鱼饼干浑然未觉,朝海面挥一挥触手,还不忘细声细气地打了声招呼:“你,你好……”


“……”惊呆了的海盗饼干并没有发出声音。


“我想要你的…”墨鱼饼干也并没有意识到他的触手欢快地拍出了千层浪,“…宝物?”


“????”海盗饼干终于反应过来,并且在头顶冒出一大串问号。



这只墨鱼到底是有哪里的勇气冠冕堂皇出现的???


吃掉他那么多宝藏竟然不心怀愧疚地带着新的宝箱来道歉,还说出这种气人的话????


嗯???????

我的炮弹呢??????我XXXXXXX???????


总而言之,在这一刻,海盗饼干也是真的很想吃烤墨鱼干。


04.


而迟钝如墨鱼饼干本鱼,他仍没有发觉海盗饼干内心丰富的戏码,也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的梦里早已成了碳烤八爪鱼。单只是塌着他的眉梢,委委屈屈地朝他望过来。


“…哈、哈哈。”海盗饼干迅速地往后退了两步。


操,这小混蛋到底要干什么——等等。不,不用激动,他亲爱的宝藏仍然被牢牢攥在手里头。只不过这只混蛋墨鱼老是喜欢摆出这副可怜的表情。是的没错,他在博取我的同、情、心。


这就是墨鱼饼干的真实面目!海盗饼干简直要为自己的聪明洋洋得意了:哼哼!既然他这么喜欢财宝,还不如来帮我找?


于是海盗饼干很快想出了更好的方案。他随即摆出那副平常示人的笑嘻嘻模样,仿佛所有戒心都卸落下来,就将臂肘搭到杆前,前倾着胸膛一边朝墨鱼饼干勾了勾手指。


墨鱼饼干眼神一亮,听话地游过去了。


“想要财宝吗?”


“想……”


“我们来聊个交易。你帮我找财宝,我就勉为其难地分一点给你。”


“…真、真的吗?海盗饼干真的会分给我吗?”


“骗你是面糊。”他拍了拍胸口,说得信誓旦旦。


“…好……!答应的事,会做到的!海盗饼干是很好的饼干!”墨鱼饼干开心地摇了摇触手尖尖,差点将其上缠着的海藻都甩到甲板上来:太少了,换成哪个饼干看到了都要一惊。墨鱼饼干鲜少能有这么高兴的时候。


被允诺很好,有可以被承诺的人很好,比怀抱着一船的金银财宝睡觉的感觉还要好。而还未等海盗饼干接话,他就更开心地补完了后面那半句:“…喜欢海盗饼干……!”



……


……………


………………………


他失策了。


这  话  没  法  接  了 。


海盗饼干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又将尾音默默嚼碎咽进喉咙里头。


…这混蛋墨鱼有时候看起来也没那么讨厌嘛。


05.


饼干历X年,X月,X日。海上天气晴朗。


这是海盗饼干第一次看见墨鱼饼干的眼里发光,亮晶晶的,像他藏在仓库里头的,那颗最珍惜的宝石一样。



而他也永远不会忘记,也就是在今天,他终于知道了墨鱼饼干最凶残的不是触手。


而是,直球攻击。





-FIN。




总而言之我永远爱墨海.JPG。


……话说有没有吸姜饼人的相关群啊,发出想要加入的声音(?
评论(4)
热度(64)
© 冬炽。 | Powered by LOFTER